网站首页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金融新闻 >
栏目导航
热门新闻

榆柳夹桃花 日光漏叶莹??贾平凹谈新作《暂坐》_新闻频道_东方

发布日期:2020-07-28 07:5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编者按

作家贾平凹新作《暂坐》于2020年5月在《当代》杂志上发表。文章讲述了一个关于西安城里十二个女子的故事。如作家所言,新作“铺设了十多个女子的关系,她们各自的关系,和他人的关系,相互间的关系,与社会的关系,在关系的脉络里寻找自己的身份和位置”,正如一段古文所写:“墙东一隙地,可二亩许,诛茅夷险,缭以垣,垣内杂种榆柳,夹桃花其中”“这是她们的生存状态,亦是精神状态”“而菟丝女萝蔓延横生,日光漏叶莹如琉璃,叙述以气流布,凝聚为精则是结构之处”。作家认为,这一次的写作仍是日子的泼烦琐碎,只是藉那众姊妹之口,写众生之相,“写出了这众生相,必然会产生对这个世界的‘识’,‘识’亦是文学中的意义、哲理和诗性”。

为了一探《暂坐》的故事与蕴藏的哲理和诗性,《光明悦读》今日刊发专访,约请作家贾平凹谈新作的创作缘由与审美理想,以期与读者一同走进《暂坐》里陆离的世界。

西安古城墙。不知有多少个日夜,《暂坐》里的女子走在这个城市的井字街巷,看墙头的风筝,听晨钟暮鼓。 本文插图:郭红松绘

智与慧

问:周汝昌先生现曾说,古代作品,下焉者把妇女只当作一种作践的对象,上焉者把妇女也不过看成“高级观赏品”,悦一己之心目,供大家之谈资而已,都没有真正把她们当“人”来对待,更不要说体贴、慰藉、同情、痛惜……自有雪芹《红楼梦》之书,妇女才以真正的活着的人的体貌心灵,来出现于人间世界。

您此前的作品或聚焦社会政治、城乡衍变,或寻根传统文化,为何这次,“没有大的视野”(据《暂坐》后记自谦语),以一群女子的日常生活作为主要书写对象?

答:初学写作时大概会觉得自己无所不能,越是写作,越明白了自己的无知和渺小。越写越有了一种敬畏,敬畏大自然,敬畏社会,敬畏文字,作品常常是在这种敬畏中完成的,只想把自己体悟的东西表达出来,而不是仅仅用一个传奇故事或一些华丽句子取悦读者。小说并不是仅仅写写故事,也不是只有批判的元素,而应有生活的智和慧。

Power by DedeCms